今晚猴的特肖10多少钱|小龙人红波网4肖

杭州青年汽車正式破產,龐青年能否靠“水氫車”翻身?

杭州青年汽車正式破產,龐青年能否靠“水氫車”翻身?

11月14日,雷達財經從人民法院網獲悉,因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的破產財產已經分配完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條之規定,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終結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破產程序。

杭州青年汽車正式破產,龐青年能否靠“水氫車”翻身?

這并非青年汽車集團麻煩終結。雷達財經查詢發現,青年汽車曾向鄂爾多斯、寧夏石嘴山多個地方政府“畫大餅”,在地方政府給予政策支持后,青年汽車集團不僅承諾不能落地,反而在一些地方卷走財產。

目前,青年汽車集團涉及的訴訟達105起,25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而其實控人龐青年,也超過20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對于與杭州青年汽車破產,龐青年未正面回應,僅表示,目前正在專注于“水氫技術”。

今年5月23日《南陽日報》頭版發布《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一文,稱水氫發動機在南陽市正式下線,意味著車載水可以實時制取氫氣,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文章引發廣泛質疑。有網友認為,這又是一個“水變油”神話。

目前,青年汽車集團也被債權人申請破產,但公司不同意破產,不同意的一個原因是在新能源技術處于領先地位。

青年汽車和龐青年能靠“水氫車”翻身嗎?

宣稱投入444億全國建十大基地

公開資料顯示,龐青年生于1958年,放過牛、賣過茶,也開過拖拉機。20世紀80年代,曾在家鄉辦了一家小廠子,生產自行車輪胎。

或許是生產自行車輪胎的經歷,讓龐青年燃起了汽車夢。他曾在公開場合表示:“以前的縣委書記只要有輛吉普車就很好,現在就要坐桑塔納。高檔客車的需求肯定越來越大。”

1995年,龐青年、北京北方車輛制造廠、金華經濟開發區三方合資成立金華尼奧普蘭車輛有限公司。然而直到1998年,金華尼奧普蘭廠共生產8輛客車,且由于漏風等質量問題,客車賣不掉。

龐青年造車的轉折點發生在1998年,金華尼奧普蘭與德國尼奧普蘭公司合作,引進新技術和新車型。

2001年1月9日,青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注冊地址位于浙江省金華市工業園,龐青年持股比例為36.15%。

2006年年初,北京為了打造“綠色奧運”,決定分兩批購買近800輛“綠色大巴”訂單,青年汽車拿下了其中的500輛。這讓青年汽車和龐青年聲名鵲起。

青年汽車曾一度對外宣稱,尼奧普蘭系列已經占據了中國豪華客車(單價80萬元以上/輛)行業近70%的市場份額。這是青年汽車和龐青年的高光時刻。

在客車領域的成功,刺激了龐青年的進入了汽車全領域的想法。

2004年3月,青年汽車入主負債累累的貴航云雀汽車,獲得轎車生產資質,但云雀汽車一直銷量低迷。

2006年,龐青年試圖與馬來西亞寶騰汽車合作,“云雀汽車”更名為“青年蓮花”,但并未改變巨虧的現狀。2008年中,青年汽車曾經試圖收購美國通用旗下子公司薩博,最終遭遇失敗。

這一連串失敗,并未阻止龐青年進行汽車全品類擴張的熱情。2009年,龐青年拋出了一個總額444億元的投資計劃,欲在全國建立10大生產基地,使青年汽車的總產能達到146.3萬輛。

雷達財經梳理發現,龐青年合作的地方政府包括濟南、連云港、六盤水、鄂爾多斯、杭州蕭山、石嘴山、海寧、泰安等,這些地方政府基本上都給予了龐青年資源支持。

其中,2010年6月,青年汽車與寧夏石嘴山市政府接洽,雙方簽訂一個總投資267.09億元的大項目。該項目建設包括年產21萬輛重型卡車、10萬輛蓮花轎車、51萬臺大型汽車發動機。此外還有變速箱、鐵鑄件等汽車零部件加工、汽車玻璃等項目。協議顯示,雙方共同持股國馬科技,石嘴山方面還向龐青年配給了煤礦資源。

此外,2011年,青年汽車以收購薩博汽車成功并在鄂爾多斯投產為條件,與鄂爾多斯市政府簽訂協議,投資建廠的同時,由鄂爾多斯市政府配給青年汽車兩項分別為6億噸和7億噸的煤炭資源。

超過20次被列入老賴名單

然而,龐青年雄心勃勃的投資計劃,最后卻變成了一地雞毛。

根據石嘴山市國資委2013年4月12日文件顯示,浙江青年汽車派駐人員從石嘴山國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馬科技)劃走資金高達3.5億元。

當地調查發現,在掏空國馬科技同時,配套給浙江青年汽車的五處露頭煤礦生態治理工程也被轉賣。四家煤礦轉賣協議顯示,甘泥溝3.2億元,黑灣子1.3億元,李家溝1.82億元,驢子溝5000萬元。浙江青年汽車通過煤礦合計套現高達10億元。

2014年年初,石嘴山汽車項目正式宣告流產,龐青年撤走青年汽車方面所有員工。

龐青年在撤退前,曾公開表示:“無論4億噸煤還是3000畝地,都是石嘴山政府為了表示誠意主動給予配置的,不是青年汽車集團伸手要的。目前集團投資1億多元買下的礦僅挖得1000多萬噸的煤。”

龐青年與鄂爾多斯的合作,也以雙方撕破臉結束。

據鄂爾多斯政府介紹,龐青年以收購薩博汽車成功并在鄂爾多斯投產為條件,與鄂爾多斯市政府簽訂協議。青年汽車承諾在鄂爾多斯投資蓮花乘用車,計劃投資90億元,計劃總共年銷售548億元,利稅200多億元。

但在收購尚未成功之前,青年汽車即將煤炭指標轉手賣予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佳合公司”),并收取2億元人民幣定金。

2011年11月5日,青年汽車收購薩博汽車亦宣告失敗。12月19日,薩博汽車在瑞典維納什堡法院破產申請被批準。

鄂爾多斯方面以詐騙罪報案并獲得立案。此后,龐青年則四處寫信控告警方插手經濟案件。最后龐青年主動提出“返還定金”以謀求解決問題。

龐青年在泰安、連云港、六盤水等多地的項目基本處于停產、爛尾狀態。

青年汽車集團和龐青年多次被告上法庭。雷達財經統計發現,青年汽車集團涉及105項目訴訟,25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龐青年也超過20次被列為老賴。

杭州青年汽車正式破產,龐青年能否靠“水氫車”翻身?

龐青年被列入老賴名單

值得一提的是,青年汽車集團曾給予厚望的杭州青年汽車,近日法院發布信息稱,破產財產已經分配完結。

雷達財經查詢發現,杭州青年汽車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停止生產經營,自2014年5月以來,在杭州蕭山區法院涉及執行案件14件未履行,合計執行標的約1.03億元,其中部分執行案件已因無可供執行的財產而裁定終結執行程序。法院認為,杭州青年汽車未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付款義務,應當認定其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已經具備破產原因。

“水氫車”能拯救龐青年嗎

杭州青年汽車已經破產完畢,青年汽車集團還有多遠?雷達財經查詢發現,目前已經有多位起訴人起訴要求青年汽車集團破產清算。對此,青年汽車集團堅不同意。

雷達財經獲取的一份文件顯示,青年汽車集團不同意破產的原因主要包括:資產負債表顯示青年集團2018年期末資產1582548182.35元,負債735029818.01元,資產超過負債,不構成法律規定的破產條件。

青年集團的債務重組工作已經啟動。2019年1月5日,金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與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簽訂了《化解青年汽車債務危機和推進青年汽車重組專題會議紀要》,兩地政府攜手推進青年集團的重組工作。2019年5月6日,青年集團與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簽訂了《債務重組協議書》,債務重組工作正按協議進行。重組計劃經過充分論證,對重組后公司的股權結構、債務的剝離及償還、資金的落實等均有明確約定,解決的方法和步驟切實可行,并有三地政府的支持及監管,重組計劃的實現指日可待。

青年汽車認為,破產程序不利于包括債權人利益最大化。如進入破產程序,青年集團將喪失全部汽車生產資質,導致企業價值急劇減損。根據重組計劃的相關協議,破產程序將導致正在進行的重組計劃失敗,不利于維護其他債權人利益。

此外,青年集團在行業內有領先地位,具備營運價值且仍在營運。青年集團是全國三家擁有全套客車、卡車、轎車生產資質的企業之一,也浙江省唯一一家。其中客車項目擁有尼奧普蘭平臺整車、驅動和前橋三大核心技術,是16項行業標準的參與者,是國內唯一通過歐盟正常標準認證的重卡企業。在新能源汽車技術研發及布局方面,也是一直走在全國前列。正是上述優勢,使得青年集團近年來盡管困難重重,但仍能從事經營,具備運營價值。

青年汽車集團引以為“救命稻草”的新能源技術到底是什么?雷達財經查詢發現,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車在浙江金華總部發布了首輛水氫燃料車。

靠著該技術,2018年9月,青年汽車與南陽市人民政府達成項目合作框架協議,兩個月后,南陽市鄧州市政府與青年汽車集團簽訂了雙方氫能源汽車項目合作框架協議。項目總投資83.16億元,其中南陽市政府平臺出資40億元。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利稅超百億,可增加1000多個就業崗位。

2019年5月23日,河南南陽市委機關報《南陽日報》頭版發布“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的新聞,同時該新聞還登上了當晚播出的《南陽新聞聯播》。

杭州青年汽車正式破產,龐青年能否靠“水氫車”翻身?

據介紹,該車不用加注任何燃料也不用充電,唯一的消耗就是水,不但環保節能,續航能力也強,一次加水續航里程能超過500公里。一時全國震驚,不少媒體質疑,是又一起“水變油”騙局。

隨后,青年汽車對外解釋稱,這種汽車之所以能只加水就能開動,其最大秘密在于車內一種特殊催化劑,在這種特殊催化劑的作用下,水輕松轉換成氫氣,再輸入氫燃料反應堆,即氫燃料電池,產生電能,然后驅動車載電機和引擎,從而使車輛行駛。

青年汽車宣稱的新能源技術為公司獲得了巨大的利益。今年10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官網發布的《關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情況的公示》(以下簡稱《公示》)顯示,青年汽車獲得約1.18億元的補貼。

同樣在工信部官網,雷達財經查詢發現,2017年2月,工信部曾針對新能源汽車騙補企業開出罰單,青年汽車赫然在列。

杭州青年汽車正式破產,龐青年能否靠“水氫車”翻身?

青年汽車被處罰原因是,金華青年汽車公司2014年銷售給上海巴士公交(集團)有限公司245輛新能源汽車,實際安裝電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與《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不一致。

青年汽車集團想要再獲得大筆新能源補貼已不現實。今年6月,新能源汽車補貼大幅減少,導致國內新能源汽車在7月首次出現負增長,9月更是大降34.2%。

或許,“水氫車”已是龐青年最后的救命稻草,只是,這根稻草能救命嗎?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新聞 » 杭州青年汽車正式破產,龐青年能否靠“水氫車”翻身?
今晚猴的特肖10多少钱 1.79火龙大极品篮彩大极品 福利彩中奖规则图片 广东快乐10分推荐 上海快三遗漏号码 3d试机号分析 彩票大奖缴税 推广学好了可以自己赚钱吗 浙江快乐12软件 福建十一选五在线计划 诈金花游戏